导读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(NOAA)周四表示,科学家连续第二年观察到强效温室气体甲烷的大气浓度创纪录增加。甲烷是仅次于二氧化碳的全球变暖的第

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(NOAA)周四表示,科学家连续第二年观察到强效温室气体甲烷的大气浓度创纪录增加。

甲烷是仅次于二氧化碳的全球变暖的第二大贡献者,它是由化石燃料的生产、运输和使用产生的,也是由湿地中有机物的腐烂产生的,也是反刍动物在农业中消化的副产品。

去年在格拉斯哥举行的COP26 气候变化会议上,与会者同意了一项全球甲烷承诺,即到2030 年将甲烷排放量减少 30%,但包括中国、俄罗斯、和在内的主要排放国尚未签署。

“我们的数据显示,全球排放量继续快速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,”国家海洋和大气局里克·斯宾拉德在一份声明中说。

NOAA 表示,2021年大气甲烷的年增长率为十亿分之十七 (ppb),这是自 1983 年开始进行系统测量以来的最大增幅。

整个 2021 年,大气中的甲烷水平平均为 1,895.7 ppb,比工业化前水平高出约 162%。

斯宾拉德警告说:“我们不能再拖延解决问题原因(温室气体污染)所需的紧急有效行动。”

据估计,约 30% 的甲烷来自化石燃料生产,这使其成为在短期内减轻气候危机影响的明确目标。

与此同时,二氧化碳水平继续以历史高位增长。

NOAA 发现,2021 年全球地表二氧化碳含量为 414.7 ppm,比 2020 年的平均值增加了 2.66 ppm。

现在,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水平与 430 万年前上新世中期的水平相当。

当时,海平面比今天高约 75 英尺(23 米),平均温度比工业化前时期高 7 华氏度(4 摄氏度),大片森林占据了北极地区。

甲烷的含量要少得多,但在大气中捕获热量的能力却是二氧化碳的 25 倍左右。

甲烷的“大气停留时间”约为 9 年,而二氧化碳则为数千年——因此,控制甲烷对于影响近期气候变化的速度至关重要。

甲烷还有助于在地面形成臭氧,而臭氧又是烟雾的主要成分,对环境和人们的健康产生有害影响。

之前的 NOAA 甲烷研究表明,甲烷的生物来源——例如来自湿地的甲烷——是 2006 年后甲烷增加的主要驱动力。

这令人担忧,因为它可能预示着热带湿地上更多降雨导致的反馈循环,这反过来又会产生更多的甲烷——这个循环将在很大程度上超出人类的控制范围。